黄色带app免费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

里头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许南薰拧着眉看了看书房紧闭着的大门,若不是和过去的一模一样,她几乎要怀疑爸爸是不是什么时候找人给换了一扇隔音效果超好的门板。

手握着门把,她的耳朵从门板的位置移动到了门缝,勉勉强强的才听到一点模糊的说话声,只不过具体什么内容,倒是一个字都没听见。

不甘心的撇了撇嘴,许南薰身子又靠近了些,却在无意识之中手下转了转门把手,猝不及防之下,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她打开了。

“哎哟……”

许南薰怎么也没想到门会突然之间就开了,在重心不稳之下,脚踝突然间的疼痛,整个人就直直的摔了下去,以趴着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许建国黑着一张脸盯着自家女儿,眼见小姑娘狼狈的趴在地上,无奈的摇了摇头。

季北遥见状,也不管许建国当下什么心情,急急忙忙的上前扶起许南薰,眼神不住的瞄向她昨晚扭伤的位置:“怎么了,是不是又扭到了?”

接着,他抬起头看向许建国:“许伯父,小薰的脚昨晚不小心扭伤了……”

许建国叹了口气:“从小到大就跟个皮猴似得,现在还学会偷听了……”

干净清新短发美女温馨室内写真图片

许南薰看了季北遥一眼,突然灵机一动,撇了撇嘴,一双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许建国:“爸,怎么能这样说我啊,什么皮猴……”

“难道不是吗,小时候爬上树把家里头钥匙挂在树梢上拿不下来的人是谁啊,还有,我的领带夹,是谁拿着当小石子丢到河里去的?那些事不都是干的吗?”

许南薰:……

爸爸,是故意来拆我台的吗?

许南薰抬眼,瞧见季北遥憋着笑又不敢笑的模样,脸上委屈的表情更甚:“爸爸……”

许建国深吸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眼神重新看向季北遥:“北遥,我刚跟说的,都明白了?”

季北遥淡淡一笑:“明白,许伯父请放心吧。”

许南薰疑惑的看着身边的男人,然后扯了扯他的衬衫小声问道:“我爸跟说什么了?”

想了想,她觉得刚进门的时候许建国的脸色不太好,于是又补了一句:“是不是逼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了?”

他们经商的不就是这样吗,虽然是自己的爸爸,可许南薰还是要说一句,无商不奸。

季北遥勾了勾唇,瞥了一眼许建国,声音不大不小的回道:“怎么可能,想多了,许伯父人这么好,都是一些做人的道理,我受益良多。”

许南薰:……

特么季北遥,到底知不知道我是站在这一头的,有这种猪队友出卖伙计的吗!

“行了行了,小薰的脚伤了就先回去休息吧。”许建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然后戴上老花眼镜翻开桌上的文件像是要处理公事了。

许南薰怔愣着眨了眨眼,扭过头去看着季北遥,无声道:这事就结束了?

季北遥回了她一个眼神:那不然呢,难道想我死在爸爸手里?